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地震五周年:芦山人的变与不变
编辑:新公益网    来源:百度    发布于:2018-04-23 10:04:08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杨霞家门前

2013年4月20日,一大早,33岁的杨霞带着皮肤过敏的女儿余雪莲赶往芦山县医院拿药。她拦了一辆载客的小型面包车,车上人很多,挤挤搡搡地勉强坐下。从思延乡(现已更名为思延镇)到县城不过一二十分钟的车程,母女俩都没有太在意。

刚拐过弯,面包车开始剧烈晃动起来,当地地势本就陡峭,这让车子险些坠下。“当时还想是不是司机故意使坏”,正纳闷的杨霞看到旁边房屋不断有瓦石落下,她心里一惊,用劲拉开门,把女儿从或将翻下的车里推了出去。

2013年4月20日8时02分,大地用7.0级的震动,检验着包括杨霞在内的12万芦山人。

芦山县距离雅安市市区33千米,位于龙门山前缘构造带南段。龙门山断裂带位于青藏高原东缘,地震多发。

这并不是杨霞与地震的首次撞面。2008年5月12日,即将临产的她正在婆婆的四合院里干些轻省的农活。丈夫余永刚初中毕业后便外出打工,她在家一边要照顾五岁的女儿,一边做些零活贴补家用。

没多会儿,杨霞感觉脚下的地面震动起来,墙上不断有碎石掉下。前后有一分多钟,她回过神来,这才意识到——地震了。想起还在幼儿园的女儿,她托起快十个月的孕肚,一个起身便往门外跑。

那天,85公里外的汶川带给杨霞第一次地震的记忆。两周后,她生下一子,取名余成阳。

谁能料到,她会再次因为地震狂奔。把女儿推出车后,杨霞也找机会钻了出去。她拉起女儿掉头就往家跑:周六不上学,儿子还在家里睡觉。

赶到时,房子已垮塌大半。因为余震,四周仍不断有乱石掉落。

杨霞冲了进去。五岁的儿子蜷在床边,嘴唇有些发紫。刚抱起来,房顶的石头突然坠个不停,她连忙带着儿子缩进床底,“大脑一片空白”。不一会,四周没了声响,杨霞带着儿子拔腿跑出。

我经历过两次地震,也只能经历这两次了,出来后的杨霞对邻居说。

芦山县部分受损房屋

截至2013年4月24日,雅安市芦山县地震共发生余震4045次,致196人遇难,21人失踪,13484人受伤。全省累计200多万人受灾。居民住房普遍受损,随处可见“站立的废墟”。

4•20地震后,杨霞希望丈夫留下来。余永刚15岁时便外出打工,至今快满30年。离他们家很近的一家包子铺,老板因为折回家拿卖包子攒的钱,被余震掉下的房梁砸中,不幸遇难。钱啊什么的真的无所谓,杨霞对人生有了新的感悟,一家人在一起平平安安的就行。

杨霞(左)与丈夫余永刚(右)

余永刚被说服了,虽然他早就跟工友抱怨过“打工像一种流浪”。夫妻俩赶工修建新的房屋,做了更多加固。不久后在村里开了家超市,卖些日用品和小孩子的零食。

夫妻俩合开的超市

外出打工肯定赚得要多一些,这点余永刚比谁都清楚。家庭的开销很大,尤其还要抚养年迈的双亲和两个孩子,但妻子不停洗脑“你在才有安全感啊”。

他就再也没去“流浪”。

也有人赚得多了起来。红星村的张元超,养殖多年的鸭子在地震中被砸死大半,活着的也因为灾后防疫被全部掩埋,几分钟内失去了整个家庭所有的收入来源。低迷大半年后,他开始摸索葡萄和猕猴桃的种植,现在园区面积近50亩,年收入超30万。

张元超手拿地震时死亡鸭子的照片

本是货车司机的李连强,在地震中惊险逃过一劫。震后,外地访客多了起来,李连强于是卖掉唯一的货车,盘下龙门古街的沿街房,做起了旅游食宿。

在自家门店的李连强

灾区在“回血”,外界也在发力。地震之后,善心顷刻涌入。蓝光集团捐款2000万元专项重建了蓝光思延中学和蓝光凤禾中心校。从两所学校现在呈现的样貌来看,这家川企五年来的助学重建之举扎实而有效。2016年,余雪莲小升初考入思延中学,已就读近三年。两个月后,这个逃过两次地震的小女孩将迎来中考。

余雪莲

去年全年,芦山县地区生产总值39.92亿元,同比增长9%,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增长8.8%和9.2%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1.5%。

饶是如此,也远填不尽五年前的痛悲。196条同胞的生命,几万间也许倾注了村民大半积蓄的房屋和一个原本美好轻盈的县城,都在剧烈的颤抖后被打破。

2018年4月20日,距离芦山地震已过去整整五年。五年很久,撕裂的伤口在慢慢结痂愈合,却又不够久,没有谁能忘得掉。生活向前,芦山人在不停地走。

最近,余永刚又重拾了想外出打工的念头。女儿今年秋天就要升高中,开支增加,他想多攒点钱。

杨霞还是常常做梦,梦中的她不停喊着“地震来了”“地震来了”。

广告位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 新公益网